女為悅己者容什么意思,你為誰容?

 生活雜談     |      2020-01-04 19:45
  一、緣起
  昨兒好友相邀參加一個畫展。好友,標準的東北愛美大姐,千叮嚀萬囑咐:你收拾漂亮一點,來的都是美女,都一米七大個兒。
  東北大姐的東北表達總是那么直接而火辣。
  稍事打扮,略化淡妝。
  覺得自己,即便略梳容也沒有期待的那么貌壓群芳,索性,就這樣吧,反正看的又不是我。
  東北大姐六零后,見面時一襲時尚白裝,煞是搶眼,得體的活力四射。同來的幾位有七零后,八零后,也有六零后,美女,靚男,有藝術家,還有藝術家里的腕兒。
  席間,偶遇一位做海外房產置業的老板,帶著幾個帥哥前來助陣。一看就是練家子,一米八左右的壯小伙傍其左右,年輕,健身出來的肌肉,“感”十足。老板口若懸河,他說,他最大的愛好就是喜歡各個國家看房,然后,把愛好變成了事業。
  看他的朋友圈,海外房產置業做的風生水起,他居然說這只是副業。當下的斜杠精英人士,真是不可小覷。
  斜杠小哥是70后,說的興起。
  我們幾位幾乎170的女生,穿著高跟鞋,與幾位海拔180的帥哥看起來是一派聊興正濃的樣兒。
  聊興一濃,姑娘我高跟鞋里的腳就有點受不了,站聊,一小時不止,悄悄地拔腳放腳,為自己減壓。心里在吶喊:為什么要站聊,坐下來不好嗎?想著,也許再有幾句就結束了,結果,想了至少半小時,總聊程幾乎一個多小時,嘻嘻哈哈,開心在臉上,痛在腳上。
  許是聊的太晚,再有些著涼,今天清晨六點多、七點多,起不來床,睡不著覺,頭痛欲裂的感覺很是難受。
  索性半夢半醒間聊著該聊的事,睡著缺少的覺。
  昨兒剛看到一篇文章,說睡眠不足是健康大敵,更是給了自己的懶床以充分而無敵的理由。
  二、隨想
  還是說昨兒的事吧。回來后,要洗漱,要卸妝,雖說不是濃妝艷抹,總是畫了畫眉毛和眼線,涂了點睫毛膏和口紅。
  睫毛膏還是需要特殊清洗的。
  我就在想,都說女為悅己者容,那我今晚是為誰容?
  當一個女人化了妝的時候,其實是帶了一副面具的,因為這并不是最真實的自己。
  真實的你,是素顏的你。是在家里,親人面前,父母弟兄姐妹先生兒女面前那個略加修飾不施粉黛甚至有些慵懶的你。
  女為”悅“己者容,真正”閱“你的人,往往并不在乎你是素顏還是粉黛。而你真正在乎的,可以為之”悅“的,也恰恰是這些離你最近、不在乎你素顏還是粉黛的人。
  除此之外的其他人,悅與不悅,閱與不閱,又有何干系呢?
  可是,往往,我們為了這些外部的人,要在乎衣裝,在乎面目,所以,悅己者容,好像不大成立。

女為悅己者容什么意思
  三、出處
  查了查這一句話的出處,出自《戰國策·趙策一》:豫讓遁逃山中曰:嗟乎!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吾其報智氏讎(音同‘仇’)矣。
  翻譯:豫讓逃到山里感嘆到:唉,志士為了解自己的人而犧牲,女子為使自己高興的人而打扮,所以我一定要替智伯報仇。
  司馬遷的《報任安書》也說: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
  我覺得我得加一點解釋,比如豫讓是誰?
  豫讓是古代最有名的刺客之一。他是春秋戰國時期晉國正卿智伯的一個家臣,智伯對他賞識有加,那種感覺是知遇之恩。當時四卿權力紛爭,本想獨霸天下的智伯被四卿之一趙氏家族的趙襄子消滅,連顱骨都淪為趙襄子的酒器,為了報效智伯,豫讓下定決心一定要殺了趙襄子。豫讓認為:一個有價值的人,應該為賞識自己的人不惜犧牲生命,就好像一個女子,應該為喜歡她的人,做最美麗的裝扮。
  豫讓兩次刺殺都被捉。最后,豫讓說,趙襄子,把你的衣服脫下來讓我刺上幾下以表忠心。趙襄子看他如此堅決,就同意了,豫讓對著趙襄子的衣服連刺三下,然后自殺。
  四、為誰容?
  現代人的復雜性尤其體現在對古文的解釋上,本來只是古時候臣子效忠于領導的一番衷心之語,淪落到現在卻有了“女為悅己者容”的N多種解釋,我們姑且一閱:
  第一:女人為了喜歡自己的人而精心妝扮;
  第二:女人為了自己喜歡的人精心妝扮;
  第三:女人為了自我取悅精心妝扮;
  第四:女人因為被愛而容光煥發;
  第五:女人被有愛的人包容著。
  我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我昨天的“容”到底是哪一種?
  為了喜歡自己的人?暫時沒有這種奢望,最起碼昨天不是。
  為了自己喜歡的人?我喜歡的人不在昨天的場。
  自我取悅?有過,但昨天不是。現在的我已經拼不起顏值,換句話說素顏已經讓我足夠強大。反正長相上既不偷又不搶,看上去也不丟人。嗨,我怎么覺得自己有點精神上墮落啊?
  因為被愛而容光煥發?不是啊,那里只有友情,友情無需刻意梳狀。
  被有愛的人包容?也不是。這解釋什么意思呢?任性才需要被包容。而我,從小到大,一直以懂事自居,好像不大會任性胡來。我包容自己就好了,無需被別人包容。喜歡你的,怎樣的你都能接受,不喜歡你的,搔首弄姿也未必入眼,況且,本姑娘已經過了要討別人歡喜的心境與年齡。
  到底為誰容?我有點茫然了。
  忽然想起,十幾二十幾歲時也曾為愛而“容”過。
  風華正茂時,為了見意中人,緊張地不知所措,滿滿都是青澀的痕跡,單純而美好。
  而現在,早已沒有了怦然心動的動,親情、友情、愛情,都已淡然。
  總有人要在你的生命中出現,然后離開。
  五、閱人悅己
  我覺得我現在活的有點矯情,一個“悅己”,鬧出這么多話。
  可是,我真的好想說,我的妝容不為悅己者,只為悅己。
  當我不是為了取悅誰而梳妝的時候,我覺得怎么打扮都不過分。
  當我想要引起別人注意的的時候,怎么打扮都過分。
  只有思想和智慧的武裝才是一個女人最好的裝扮,勝過任何涂脂抹粉。
  怎奈,天生愚鈍,不缺勇敢,惟缺智慧。
  所以,悅己,不如閱人,閱人無數,智識天下。
  未來的日子,閱人,悅己。
  喬媽,電視節目制作人。
  11歲男孩的媽媽。
  愛孩子,愛家人,愛生活。
  無關東西,不分南北,隨性而寫!